fa富二代app视频

待到华灯初上,李世民也没有得到什么好消息。徐子陵的动作很敏捷的,虽然和几个和尚交过手,可是也没有留下什么痕迹。

“秦王,此次寇仲与徐子陵得杜兰相助,恐是不会将和氏璧交还给我们了。”师妃暄觉得很窝囊,自己第一次出来的任务就这么失败了,让自己无颜面对自己师父。

“杜兰先生通情达理,又颇有学识,想必不会偏袒于窃贼。只是我们找不到证据,确实是不能冤枉小仲和子陵。”

“秦王说得对,是妃暄着相了。”师妃暄款款低头,似乎是在为自己之前行为惭愧。

“和氏璧不过是件死物,有是锦上添花无也不用放在心上。”争夺这天下最后还得看谁的手段高明。

“秦王所言甚是,那妃暄就先回禅院了。”也不走门,从窗口飞穿而出落在院落树梢,师妃暄转过身来说道,“天下有秦王,是万数百姓之幸运。”

得师妃暄如此评价,倒是让李世民心情大好。其实他本来就不准备接手和氏璧,因为收了这个烫手山芋,就意味着他站在了所有军阀的对立面。也只有王世充李密这些人才会傻乎乎地抢来抢去。君不见三国袁术率先称帝变成了天下军阀的靶子,所以出头椽子没有好结果的。李世民又不是傻子,现在他还没有横扫六合的实力。如果和氏璧送到他的面前,他也一定会义正言辞地推托掉。

此时双龙偷走和氏璧,倒是让李世民少了件麻烦事情。

而其他人就没有李世民那么看得开了,特别是李密。他可是铁了心要做皇帝的,现在瓦岗寨尽在其手,他颇有独上泰山小天下的意思。

既然知道双龙是在幸福包子铺,李密令沈落雁调千人入洛阳,将幸福包子铺包围,准备晚上进攻,定要双龙有去无回。

沈落雁虽然提出反对意见,可是李密的其他手下和他们的主子一样,因为多次胜战变得目中无人了。

什么给我三百兵士,我将取杜兰首级。什么合而围之,定让包子铺里的苍蝇也飞不出来。

午后的一杯茶

总之他们已经忘记了当初重伤的翟让是怎么突然消失的了,也忘了杜兰当初站在他们面前时那种深不见底的实力。在这些人的心里,即使是大宗师,也能用士兵堆死他们。瓦岗寨士兵数十万,难道还怕一个练武的?

于是等到夜里,行动开始了。独孤凤这些来盯梢的也悄悄退走,只是静观其变。

沈落雁心中不安,可是军令在身,不得不从,“五十兵马从前门入,一百兵士在后门埋伏。箭手在沿街搭弓瞄准,一声令下便齐齐射击。其余士兵隐藏在小巷之中,若有人经过径直杀出。”

指令下达,之后士兵们严阵以待。正门的士兵更是穿着铁甲的精锐,刀锋冷艳,如一段长城堵在门口。

婠婠从吊绳上惊起,优雅地坐在绳子上,腰间丝带垂落,摇晃着倒是让人目光难移。精致的脸蛋上露出了笑脸,今晚有好戏看了。

店外,沈落雁严峻地看着灯火明亮的店门,心里的不安越来越重。现在已经全部准备好了,冲不冲却变成了一个难以决定的事情。

想到李密不计自己是女儿身,不仅让自己做军中军师,更是让三军听命于自己。李密对自己有知遇之恩,自己不能不报,沈落雁一咬牙,“军令如山,冲进去!”

“杀!!”久经沙场的精锐之兵,从喉咙里发出了怒吼,高举长刀朝店门冲去,一往无前,有进无退。

“女儿,去把他们打发了。”杜兰躺在床上喊道,今天本来准备和迪妮莎共度春宵呢,怎么知道会有这么多人来。

“就知道叫我做这种无聊的事情。”纱织听到自己父亲在隔壁喊话,嘟囔着从被窝里爬起来,换了一身衣服。在大堂里看到双龙和跋锋寒已经拿上兵刃,一副要拼命的样子。

“们三个大晚上的不睡觉,是不是嫌白天的时候做的事情不够多?”

“小妹妹,外面可是有士兵,杜先生呢?”寇仲问道。

“我爸不准备从床上爬出来。”纱织翻着白眼说道,“也快回房间里去,刀剑无眼。”

“这话应该我说才对,小妹妹。快回去睡觉,这里交给我们。”寇仲已经将内力注入井中月,刀上发出金色的光芒,把大厅照得彤彤亮,“就让他们看看我们双龙和老跋的厉害。”

三人气势如虹,竟是不惧被士兵围攻。

“回去!”敌人已经进攻了,纱织也不再废话。带着命令执行的声音让双龙收了兵器,不由自主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。

然后纱织一个人站在了大门外。

士兵见是女孩也没有犹豫,战场之上,不是死就是我亡,容不得半一丝怜悯。沈落雁想要阻止,可是已经来不及了,没有人能阻挡这群士兵。

没错,即使是孩子,也能拿刀杀人。更何况纱织杀人不需要刀。

铿——叮叮……

东溟派购来的好刀,一瞬之间已经全部断掉,前半截刀刃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撞击声。

不仅如此精锐士兵身上的铁甲也在瞬间全部破碎,他们甚至没有看到任何变化。纱织还是刚出门的样子,周围也没有看到其他人。

可是不可思议的事情还是发生了。

纱织一挥手,五十个人就被推了出去。太可怕了,因为眼前的事情不合常理。

“妖法,是妖法。射击——”

异常的事情,让士兵惊慌失措,而恐惧让指挥官发出了错误的指令。

箭矢如流星抄纱织飞去。

沈落雁心中哀叹,自己又造杀虐。杜兰的女儿如果死在这里,还不知道他会如何报复瓦岗寨。箭矢密集得几乎遮住所有视野,也让沈落雁更加沉重。

婠婠呆在二楼也是惊讶地掩住张开的小嘴,这样密集的箭网,连她都没有自信能全身而退,更何况纱织还是个孩子。婠婠很喜欢纱织,不可能看着纱织这样被淹没,可是等她准备跳下去救人的时候,却看到纱织传来‘不要来’的目光。事态的发展完全出乎婠婠的意料,不仅看不到杜兰出手,难道还要看到纱织殒命于此?

婠婠最后还是停住了,可是纱织动了。快速地伸出手,然后手心向下用力一压。

所有的箭支都在天空顿住,然后猛地发生了变化,箭头突然朝下,然后箭矢全部向下钉在了路面上。路成了一片生长箭矢的田地。

再看纱织小脚一跺,所有士兵都陷到了地下,只外露腰部往上的部分。而楼上的弓箭手是直接卡在了二楼的地板里,非常无助。

“们好好反省吧。”纱织回身入门,继续睡大觉去了。

只有原世界里的人傻愣愣地回不过神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