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要钱又能约的软件

这是比请了神医,比吃着各种名贵的药材,享用各种滋补慢慢调养,还要好,还要快的惊人成效,简直怕人。

一想到这里,纪允的眼眸发暗。

小姑娘心粗,不知道宝药的厉害与珍贵,如今自己亲身体验过后,他觉得,自己很有必要跟她好好聊一聊,让她知晓其中的厉害。

这样逆天的好东西,即便副作用巨大,却也能使得世人疯狂,所以还是不要轻易的露出来的好,如若不然,眼前这个单纯的小丫头……

两辈子的经历,甚至很多时候都游走在黑暗的他,简直不敢想象,当有一日,小丫头的宝药暴露于天下后,自己才刚刚放进心里,想要保护,想要珍藏的小人儿,将会遇到何样的危险。

想来那时,不管是南黔,还是北鑫这等疯狂又残忍的外族,都会为了这宝药而为之疯狂吧?

小丫头的能力再强,她能抗拒得了整个国家,整个朝廷吗,甚至是整个天下吗?

一想到此,纪允的脸上脑中心里都是担心,语气不由的就急促关切起来,“小栖……”。

只是吧,肖雨栖没法体会他的担忧,跟他的思想完就不在同一个频道,居然在意的是……“叫五郎!”,某推着板车的家伙超级不开心,很是严肃的纠正错误。

纪允先是一愣,随即洒脱一笑,眼里有着自己都察觉不到的柔情,温和的点了点头,语气里尽是宠溺与大度。

“好,听你的,五郎。”,很是配合的喊了一声,随即纪允接着道:“五郎,这个宝药……”。

一听宝药二子,肖雨栖就跟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,瞬间炸毛,生怕某人再打她宝贝蛋的主意,急忙表明立场。

少女小静

“你别想!我可告诉你,这宝药是我爹娘花费了重金,历经几十年的辛劳,才勉强求得名医给我弄的,而且是不可再生资源!

你知道什么是不可再生资源么?

不可再生资源就是,会做这个药的医生,其实早就已经死啦!

而且做这个药的材料,这个世界上也再没有,找不到啦!

你知道什么是天际陨石么?就是从天上飞来的,不属于这片土地上的东西,你再强,再厉害都找不到的,要知道,我的宝药就是用这玩意做的。

所以,这就是不可再生资源,这才是我宝药的宝贵!

我可告诉你,如今这整个世间就只有三颗,眼下我已经给你完完的用完一整颗了,剩下的两颗,那可是我留给我父母兄长们保命的,真的不能再给你啦!”。

某人说谎都不打草稿,这可是在这个位面新历练出来的新本领。

为了保住自己的大宝贝,肖雨栖半真半假的说的眼都不眨,跟真的一样,倒着实唬住了纪允。

而纪允呢,先前就正揪心,此刻更是因为听到,小丫头嘴里的宝药如此珍贵,如此的绝无仅有,他脸上的郑重之色才更甚。

顾不得身上的伤势,纪允严肃的自板车上艰难爬起身来,双手抱拳的朝着肖雨栖郑重拱手,“多些小栖舍了如此珍贵的宝药救治在下的性命。”。

说完随即右手复又成掌,竖立在耳侧,纪允容色严肃朗声道:“黄天在上,厚土在下,今日我纪允对天发誓,定为肖雨栖姑娘保守秘密,誓死不对除我以外的第三人泄露她的秘密,誓死守护她,若有违誓言,定叫我纪允受万箭钻心之苦,天打雷劈之痛!”。

这个誓言不可谓不重,特别是对于纪允这样的,上辈子亲身尝试过被万箭穿心痛苦的人来说。

肖雨栖看着一言不合就发誓的人,满头的黑线,心说这些人都是什么毛病呀这是?

好像自己遇到的人都是如此,妙娘姐姐如此,金大丫如此,眼下连明明看着很厉害,很有钱,很有能力的纪负负还是如此?

她觉得,这个位面就是这一点不好,自己遇到的这些个人,不管熟的还是不熟的,不管好的还是坏的,都喜欢动不动就发誓,而且说的誓言还挺毒,可问题是,这玩意它到底管用不?

再说了,她虽然吹牛逼的说宝药是挺珍贵,但是负负这家伙用得着这么严肃么?

自己是不是玩的有点大?把纪负负唬住啦?

虽然改良液珍贵,自己不也跟他换了幅身家么?真不用如此慎重,他们只是金钱交易而已,肖雨栖随即不在意的挥手。

“没事,你给了我钱的嘛,相比起你纪九爷的幅身家,换我一颗药也是值得的,再说,我也是想答谢你给我的玉佩的人情而已。”。

话是这么说,纪允却摇头,心里很在意面前小姑娘的安危,嘴里更是关切的忍不住叮嘱,“小栖,答应我,这样的至宝,绝对不可再轻易透露,更不能轻易拿出来!怀璧其罪!”。

“没事的,我很厉害的!”,对于纪允的关心,肖雨栖浑不在意,一点也不走心不走肾的敷衍回答,换来了纪允一脸的慎重与忧愁。

心说罢了,小丫头年纪还尚小,不懂得人心险恶的道理,看来以后只能是自己多上点心,最好是把她护在身边,好好守着才好,某相爷如是自作多情的想着。

“小栖……”。

“行了行了,别栖啊栖了,喊五郎!不要屡教不改!还有,你身体可还没好呢,给我老实坐好,不许乱动!万一再给摔喽伤上加伤,纪九,我可真没有药再救你的小命了呀!”。

纪允,忽然间有一种被小媳妇管着的错觉怎么破?

摸摸鼻子,很是自觉的转身乖巧坐好,毕竟趟了这么久,骨头都酥了,还是坐坐的好。

肖雨栖便看到了,自己一个口令他一个动作,曾经那般臭屁,那般不可一世,那般精明狡诈,那般勾人的小白脸,居然老老实实,乖乖巧巧的,就辣么听话的坐好了。

这一刻她居然觉得,面前的人有点不真切,“这么听话?乖乖!”。

讲真,要不是近来自己都跟这货形影不离的待在一起,她真要以为,这丫的被人掉包了的说,却哪里知道,某人这是在这段与她患难与共的日子里,被她‘温暖贴心’的举动所打动啦?

再加上曾经儿时她的好,脑补的九千岁,两辈子都不懂爱情是蛤蟆玩意的堂堂纪相,那什么,老房子突然开窍了呗。

可惜,某人却依旧还不自知呀!

看着前头老实听话坐坐好的某人,肖雨栖砸吧着嘴,莫名脑子里就闪过一些画面,嘴里忍不住的就吐槽。

“我怎么觉得,眼下的我,就像是个推着媳妇回娘家的蠢汉子咧?”。

被推着的媳妇——纪允……

前头坐着的‘媳妇’,耳朵敏锐的听到某人下意识的调侃吐槽,他整个人浑身一僵,不可置信的,跟个机器人一样的咔咔转动脑袋,回头看着身后推着自己走的小丫头。

见人家还在兀自好笑,一点也不自知自己说了些啥。

纪允的一张脸哦,好吧,自打遇到自己命中注定的这个结束后,他也不知道到底羞红了多少次了。

不过回头细细感受品味一下小丫头的话,纪允惊愕的发现,自己心里居然,好像,似乎,还有一点点的窃喜?更甚至还挺满意小丫头把自己与她放在一起说成是一对,那一瞬间,自己听了后,心里尽是极其快活的。

完了,这是什么鬼?

虽然上辈子是太监,不识男女之情,可……

早已经练出了一副泰山崩于顶,也半分不乱的纪允,心湖居然因为小丫头无意识吐槽的一句话而荡漾了。

纪允伸手抚上自己跳的快速的心口,他知道,自己是真的栽了,且栽的心甘情愿,甘之如饴。

不过,也好!心里放进一个人,在意着,想要呵护着,这样的感觉真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