芭乐视频和草莓视频丝下载

..co,最快更新此情惟独钟最新章节!

“嗯,刚刚跟淘淘视频。”念穆说道,走到客厅,拿起杯子装了一杯水,仰头喝完。

阿木尔知道淘淘是她的儿子。

得知她是跟孩子视频,心里宽了些,看着她仰头喝水的模样,又问道:“明天真的要去参加那个宴会吗?”

“阿贝普亲自点名的,我能不去吗?”念穆知道,慕少凌会让自己过去,这里面是有阿贝普的手笔。

阿木尔有些沉默。

念穆又问道:“那些东西准备好了吗?”

“就在沙发上。”阿木尔的下巴朝着沙发的地方扬了扬。

念穆看见一个礼服盒子放在沙发上,笑了笑,她没有时间准备这些,所以让阿木尔来做准备。

“辛苦了。”她没有打开,直接提着往卧室走。

“要试试吗?”阿木尔问道。

“不用。”念穆摇头,忽然又转过头看向他,“的任务,什么时候行动?”

张青源清新迷人

“后天。”阿木尔说道。

“嗯。”念穆轻轻点头,转身走进卧室,关上门。

阿木尔站在那里,略微恍惚,他也不是故意要偷听的,只是担心,她跟慕少凌会有过多的牵扯。

现在,念穆最重要的就是保持自己的清醒,然后远离慕少凌,这样才能得到最大的安。

如果他们过于接近,最后受伤的,还是念穆。

他们现在跟慕少凌站在对立面,迟早有一天要执行阿贝普给的命令,若是靠得太近,她的感情越来越深,到任务结束的时候,她会更加痛。

念穆的卧室悄无声息,阿木尔叹息一声,转身回到卧室。

慕家老宅。

淘淘走到书房门口,轻轻推开门,果然见到慕少凌在忙着。

“爸爸。”他嘟着小嘴走进去。

慕少凌见小儿子居然还没睡,有些不满道:“怎么这么晚还没睡?”

“爸爸,我头发没干,给我吹头发吧。”淘淘说道,以往都会有保姆帮他把头发吹干,但是今天时间太晚,保姆已经休息,他只好找爸爸来帮忙。

慕少凌注意到淘淘的头发还有些湿润,于是说道:“好。”

他站起来,牵着淘淘的手走进卧室。

淘淘坐在小凳子上,看着慕少凌拿出吹风机,接上电源,笑眯眯道:“姐姐说了洗头后一定要吹干头发才能睡觉,不然我也不会麻烦爸爸咯。”

“姐姐?”慕少凌的拇指放在开关上,怔了怔,“今晚跟念穆视频?”

“嗯!我还偷偷的截了几张图片呢,姐姐可好看了!”淘淘把平板拿起来,打开相册,献宝一样的递到慕少凌面前。

看着照片里的念穆,慕少凌的呼吸莫名加沉,这是他第一次看见她的素颜,与上班时候的模样差别不大,略施脂粉的模样甚至还比不上她素颜的美丽。

“爸爸,怎么了?”淘淘见他迟迟也没按下开关,问道。

“没什么。”慕少凌打开吹风机,帮孩子吹头发。

淘淘的头发短,头发很快就被吹干,他收好吹风机后,一把拿住淘淘的平板。

“爸爸?”淘淘对他的动作很不理解。

“很晚了,快去休息。”慕少凌说道。

“那拿我的平板干什么?”淘淘站起来,对他的动作很是不解。

“怕晚上会偷偷看动画,所以暂时没收,睡觉吧,明天早上还给。”慕少凌说着,拿着平板走出卧室。

淘淘嘟着嘴巴,一脸不满,要知道他会没收自己的平板,他就不拿出来了。

果然,大人想要得到小孩子东西的时候,总是有诸多的理由跟借口。

卧室门被关上,淘淘嘀咕了一声,“坏爸爸!”

他本来还想着好好看看念穆姐姐的模样再睡觉呢!

慕少凌拿着淘淘的平板走回书房,坐在大班椅的瞬间,他还是没忍住的,把平板打开。

淘淘在平板上设置了密码,就是自己的生日,他一下子就能破解出来,解开密码的瞬间,念穆的照片出现在他的眼前。

慕少凌皱着眉头,凝望了好会儿。

一直到三分钟后,他才回过神来,意识到自己对着平板的屏幕凝望了那么久!

这不正常……

慕少凌心情复杂,把平板合上,这时候脑子却像被人灌输了画面一样,满脑子都是念穆的样子。

“……”他看着电脑屏幕,无法专心工作,干脆给朔风打了一通电话,看看他们调查得怎么样了。

翌日。

淘淘醒来的第一件就是就是跑到书房,此时慕少凌还在睡觉。

“爸爸爸爸,起床了!爸爸!”他像个复读机一样,站在床边念着。

慕少凌微微睁开眼眸,发现天已经亮了,他嘀咕了一声后,翻了个身。

淘淘也不是故意要吵醒他的,双手趴在床上,他说道:“爸爸,把平板还我,再继续睡。”

慕少凌闭着眼睛在枕边摸索了一下,握住了平板,递了过去。

淘淘笑嘻嘻地接过平板,正想要打开的时候,发现平板的屏幕怎么也不亮。

他的笑容瞬间消失,鼓着腮帮子看着慕少凌。

慕少凌依旧闭着眼睛,他是凌晨才入睡的,这点睡眠时间对于他来说,根本不够。

“坏爸爸,把我的平板弄坏了!它不亮了。”淘淘皱着眉头,此刻眼泪已经挂在脸上。

“没有。”慕少凌一手搭在额头上,孩子的声音就像是噪音,扰乱着他休息的时间。

“就有!”淘淘指责道,“平板不亮了,呜呜呜呜,坏爸爸!”

说哭就哭,他的眼泪哗啦啦落下,还制造了不少的噪音。

湛湛听见声音,立刻走进来,看着站在床边哭成泪人的淘淘,他上前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淘淘哭哭啼啼说道:“哥哥,爸爸弄坏了我的平板,呜呜呜,他是大坏人!”

湛湛拿起他的平板看了一眼,又看着依旧在睡觉的慕少凌,说道:“说不定是没电?”

这下子,淘淘停住了哭声。

湛湛摇了摇头,牵着他的手往外走,“走,去充电试试,别吵着爸爸休息。”

他跟软软能够体谅慕少凌的辛苦,只有这个顽皮的弟弟,总是不合时宜地打扰着慕少凌休息。

不过因为他小,所以没人真的与之计较。